写不完作业的钰磬

花开花落离人不归

(暑假已经过了一半了,估摸着我可能是要咕咕,还是把这个小片段放出来吧……)

●cp   华无白(华山)×林依山(武当)
●厚脸皮心细热血华仔和内向不爱说话木头道长的故事(不爱说话是幼年交流障碍的后遗症)
●文笔渣慎入

正文
每到空闲时,林依山总会坐在他房内。一边静静的打理着他的剑匣,一边听着山上乌鸦阵阵的叫声和远处传来的师兄弟们习武的气鸣声。等打理好了,林依山便把剑匣合好放在桌上,拿起拂尘,随手搭在臂弯间,走出了房间,同往日一样,走到了院落中央那棵飘着花瓣的桃花树下。
  抬头望去,今年武当的桃花也是一如既往的开的灿烂。一朵朵粉嫩嫩的桃花簇拥作一团一团,随风摇曳,一片美景如画。可林依山的视线却并没有聚焦于那树梢上的朵朵鲜花,而是在那纷纷落下,落在地上,踩在泥里的落花。它们也曾如那树梢上摇曳的花朵般美丽如画,只是,那种美已离它们太过遥远。林依山站在树旁,静静地就这样看着,面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周身围绕着的是一如他人所流传的,武当派师兄的那股子清冷气息。
  只是那眼底隐隐的又透出了些似是失意,似是渴望,又似是什么别的情绪,杂糅在一起,藏在深处。旁人略敏锐些的,也只是能觉出,林道长似是在想着什么罢了。
  花瓣在缓缓地落着,一片、两片,落在林依山的肩头,又顺着他一头白发滑落到地上,如同顺着浪花流走,再没了动静。林依山转过身,背对着桃花树,看着武当山上已见过多年的云雾缭绕的风景,闭眼将拂尘放在自己膝上,在桃花树下打起了坐。
  不知是这天山上的乌鸦叫的特别欢的缘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林依山难得没静下心。坐了一会儿,他便微微睁了眼,环视了一圈,又复闭上眼,一连好几次。但他却没有就此放弃离去,只是执着的在这院落里静静地坐着,一步也没有动。
  冥冥之中,林依山想起了些事…
  那是某一年的花朝节,还是林依山初入江湖的那几年,林依山接了任务去金陵给师门办些事,路过鼓楼街时,那抹麻烦的蓝色,又闯进了林依山的视线。本着还要叫这华山弟子还钱的想法,林依山走上前去,虽然他那时与外人交流还不是很顺利,也没想好要怎么和这赖账的华山弟子开口。
        还没走两步,华无白便发现了他,但这次华无白没逃,反而凑上前来,开始在林依山面前手舞足蹈地扯天扯地。具体都扯了些什么,林依山记不清了,只记得华无白说要拿个好东西抵债。连哄带骗加硬扯,愣是把他扯到了三生树下,却只给他一个穗子。林依山睁大眼睛看着躺在手心里的穗子,是个剑穗,能看得出工匠的手艺还不错。挂绳和流苏是纯净的深蓝色,而流苏上方的那颗珠子,虽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但颜色却和林依山的瞳色有九分的相似。再细看还会发现,珠子底部还被仔细地刻上了林依山的名字
  "他和你的眼睛很像。"
  林依山还记得他这句话,记得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林依山当即就愣了一下,竟是糊里糊涂就真让这小穗子抵了了那两千铜板去。
  后来林依山才知道,这穗子实际上就是那华山弟子给自己做的剑穗,对华山弟子来说再平常不过,就是材料得自己去找。不过也就是个穗子,材料又能有多难呢?但林依山装作不知道这回事,悄悄把这穗子挂在了他的拂尘上,一直带在身边。
  再后来林依山发现这穗子其实是一对,一模一样的两个。而另一个,就挂在华无白的剑上。
  还有,那深蓝色的流苏,和华无白的眼睛也很像。这是有一次林依山在屋顶头一次和华无白喝酒醉倒后,被华无白抱回客栈房间的时候,迷迷糊糊间,林依山望着华无白的眼睛曾这样想过。
  ……
  林依山再次睁开眼时,已是日落西山,他静静坐着,任夕阳的余晖洒他身上,而他只是静静的望着远方。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轻轻叹了口气,如梦初醒。提起拂尘,站起了身。
  还未站定,便有一阵强风吹来,吹的桃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就连落到地上的花瓣也被卷了起来,场景美不胜收。和多年前那一条在树周围乱窜的蓝色剑光制造出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可林依山却没去看这风景,而是猛地把头转向风吹来的方向,急切地望着,望着。那潭眼底的静泉,像是被这阵风激起了层层波浪,透出明了的急切和盼望。
   但风过,泉静,一切归于平静后,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林依山一个人静静站在一地落花的树下,树上的花朵依旧轻轻摇曳,花瓣依旧缓缓飘落。
  林依山收回了视线,背过身,残阳斜照在他身上。他背着光,看不清表情,只是有一颗被夕阳映得泛红的泪珠,自林依山的眼角,滚过脸颊,留下一道闪着光的痕迹,落在他的道袍上,晕开了一片。
  林依山没去管它,拂尘一挥,搭回腕上,转身向房里走去,仍旧是一身的月明风清。拂尘的尾端挂着的两个穗子,随着林依山的步子碰在一起,发出一下一下的响声。那是两个从形状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穗子,不同的是一个的珠子上满布着,像是被人紧紧握着后留下的细痕;而另一个的流苏上,染再也无法洗脱,近乎是浸透的暗红印记,珠子下方有两种不同的手法,叠着刻了两层的三个小字——华无白。

(嗯,是刀)
(对了,有甜饼版本,但我没写完)
溜了溜了……

是一只偷懒在窗子上睡着了的(不怕冷的)湾湾~
p2是扫描后的
p3是扫描后的线稿(其实有个超明显的补丁……)

Vargas Coffee(瓦尔加斯咖啡馆)

●现代pa 非国设
●腐向 主亲子分 副各种(德意,法英,露中,普奥)
●OOC有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章
●如果以上皆可请继续







第一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上街道时,不少人还在睡梦当中。城镇才刚刚被唤醒,显得十分安静。不过也有一些带着任务的人赶在了城镇之前醒来。早晨的温度虽然不高,但阳光却很耀眼,在瓦尔加斯咖啡馆的招牌被照的闪闪发亮的时候,罗维诺悄悄从后门走了出去。

  他便是那些带着任务的人当中的一个,至于罗维诺的任务,对于罗维诺来说或许挺容易,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就不一定了。因为这任务是去给咖啡馆进货,罗维诺负责的是咖啡豆且只有咖啡豆,瓦尔加斯咖啡馆对于咖啡豆的要求十分严格,这事目前只有罗维诺做得来,就是费里西安诺也不一定能完全做好。所以每次到要进货的时候罗维诺都得像这样早早地起来,亲自跑去进货。

  罗维诺负责咖啡豆就意味着费里西安诺负责所有剩下的货物,这听上去似乎挺不平衡,但事实上可不是这样。除开糖,盐之类的调味品,费里西安诺负责的重点其实是那些点心甜品的原料,在其他店子,这些原材料运气好的也要找上几家才能进完。不过费里西安诺大概是这些店子里运气最好的一位店主了。瓦尔加斯咖啡馆专门找了一家大农场进货,不但咖啡馆需要的东西这个农场是应有尽有,而且价钱还比别人低。

  不过这么好的事肯定不是农场那边找来的,当初瓦尔加斯兄弟也为这事发过愁,像别的店那样一家一家找人进货虽然不是行不通,但是真的是太麻烦了。两兄弟那时也是到处托人,想找到提高进货的办法。最后做了这搭桥人的倒也是一对兄弟,贝什米尔兄弟。

要问为什么是他们的话,这对兄弟中的弟弟,路德维希·贝什米尔是费里西安诺高中时的校友,大学时确定下关系的,费里西安诺的男朋友。因此一知道费里西安诺要找人给咖啡馆进货的事,路德维希可以说是立刻就和他的哥哥基尔伯特开始商量这件事,因为他记得哥哥有个老朋友正是开农场的,而且规模还挺大。而对于这件事当时基尔伯特的回应是。

“小费里说的?那当然……没问题啊。”

“小费里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不帮忙呢kasesese……这种小事就交给本大爷就好了!”

  就这样,基尔伯特在揽下所有的活后便情绪高昂地给他那个老朋友打电话去了,而路德维希全程以一种习惯了一般的眼神,看着他的哥哥拿起手机走向阳台,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也拿出手机开始给费里西安诺打电活,告诉他事情已经办好了。虽然说基尔伯特那边还没有谈好,但路德维希很清楚,他这个哥哥看上去虽然是一副轻飘飘不靠谱的样子,但只要是答应下来的事,无论如何都会做到,从不食言。

  电话接通,费里西安诺的声音一传过来,路德维希脸上的神情瞬间就温柔下来了,如果是是不知道费里西安诺的人看到这样的路德维希可能会吓一跳也说不定,因为路德维希平时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一个严谨,严肃,严厉的人,脸上的表情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这并没有错,因为工作中的路德维希确实是那个样子,不过对着费里西安诺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不少人这种时候都会产生一种怀疑“老天啊……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路德维希?!怕不是假的吧?”

  不过路德维希当然不是假的就是了,不过电话刚通了没多久,在费里西安诺叫出路德维希的名字后还不到十秒钟,罗维诺的大喊声便突然插进两人的对话中。

“你这个混蛋土豆肌肉男!你又来找我弟弟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想拐走我弟弟!!!”

“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啦,路德这次是在帮我们的忙诶……”

“蠢弟弟你给我闭嘴!”

“欸…哥哥你怎么这样……”

  那边吵得正欢路德维希这边却是很有耐心的等着,显然是也已经习惯了。每一次路德维希给费里西安诺打电话,只要罗维诺在旁边就绝对会上演这一幕,从大学两人确定关系时就是如此。这两家两个哥哥对于自家弟弟的对象的态度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边基尔伯特对费里西安诺的宠爱眼看着都有要超过自己亲弟弟的趋势,而这边罗维诺对路德维希是各种各样的不待见,一见到路德维希就要上去怼他几句,就连电话里也不放过,但是特别坚决的反对举动却一直没有。

其实罗维诺也很清楚,路德维希对费里的好,他从高中开始都看在眼里,只要费里西安诺开心,他也没什么好不满的。但是,看着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蠢弟弟就这么和别人跑了,罗维诺就是特别的不舒服。但是真要他去拆散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他还真做不到。就算平时他能把费里欺负到哭也不心疼,但他是真见不得费里难受,那和他自己欺负费里就完全不一样了。结果罗维诺是拆也不是,同意也不是,自己把自己绕了进去还越绕越气,最后就演变成了见到路德维希就怼,无理由地怼。虽然是在怼,但大家都清楚罗维诺这就是默认了,只是自己不想说而已。

而这一点到现在也没有变,虽然在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帮了他们咖啡馆解决了进货这个大问题后,罗维诺稍微收敛了一点,但依然是照怼不误,只是没那么难听了而已,比如“土豆混蛋”这个称呼没有再出现过,但“混蛋肌肉男”几乎成了路德维希在罗维诺这的第二个名字了,就连日常对话用的都是这个称呼,也不知道是褒是贬。

不过神奇的是并没有任何人有不满,反而是罗维诺一开始对于这样的情况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怎么管,就这么叫着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那次的事情谈妥之后,瓦尔加斯咖啡馆进货的一大难题就此解决,只不过那之后每次进货都是贝什米尔兄弟带过来,那个基尔伯特的农场主老朋友却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他说是农场那边事情太多抽不开身,等有时间了他会过来的”

基尔伯特是这么说的,瓦尔加斯兄弟也就没追问什么。反正送来的货物除了一些运送过程中的损害以外都是无可挑剔的,就连搬运工的活贝什米尔两兄弟也全揽了,自然也没什么需要找人说的。虽然罗维诺对于路德维希趁机和费里西安诺卿卿我我这件事表示十分不满,但看在路德维希干了活的份上也没说什么。有了这样一家固定的供货商,还有两个这么能干的帮手,瓦尔加斯咖啡馆这样的进货工作分配不但不会显得不平衡,反而难点还是落在只负责咖啡豆的罗维诺身上了,毕竟他这里可没帮手。

不过幸运的是,罗维诺挑咖啡豆的技术那可不止是扎实的功底,还有与生俱来的天分,没人说的清,但罗维诺就是有这种天分,他挑到的咖啡豆就是精品。天分什么的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但光靠天分结果却挑到不需要的品种,再是精品也没什么用。不过这一点罗维诺的爷爷在他和费里西安诺小时候就有开始教他们,认识咖啡豆的品种,什么品种的咖啡豆能泡出什么样的效果,那两兄弟都是一清二楚,但两人在咖啡馆里的分工却如此明确,这就是出在天分的问题上了。同样,费里西安诺对于甜品糕点的制作方面的天分罗维诺也是比不了的。但罗维诺做起糕点也是一把好手,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不管是哪一个出了问题,另一个都可以临时顶上。

毕竟对罗维诺来说挑选咖啡豆也不是什么难事,当太阳慢慢挂上天空的时候,罗维诺已经带着几袋咖啡豆往回赶了,不过一次进货当然不可能只进这几袋,其他罗维诺带不动的让咖啡豆店里的员工之后送过来就好了,瓦尔加斯咖啡馆从两兄弟的爷爷开始,一直以来都是在这家店进咖啡豆的,送货这种事自然是会安排好的。

罗维诺这时只想赶紧回去,因为很快就要到营业时间了,想着大清早路上也没什么人便开始飞奔,结果在一个拐角的地方不出意外地和别人撞了个满怀,而且这一下撞得还不轻,罗维诺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还坐在地上暗骂着的罗维诺却是意外的听到了头顶上方传来的有些慌乱的道歉声。

“啊….对不起啊,你没事吧?还能起来吗?”



———————————————————————————————

好的终于开始正剧了

费里的小男朋友和小男朋友的哥哥出场ヾ(゚∀゚ゞ)(虽然是回忆什么的)

那么让我们来猜猜罗维撞到的是谁呢( ̄▽ ̄)/(用得着猜吗你开头不都写了吗)

悄悄说一声其实安东应该是第一章出场的......

但是我忘记控制字数了所以......

安东要下一章才会出来啦ヽ( ̄▽ ̄)ノ

(于是被拖出去(醒醒根本没人拖你))

不出意外暑假里还会有一更,话说有人看吗.....

Vargas Cafe(瓦尔加斯咖啡馆)

●现代pa 非国设
●腐向 主亲子分 副各种(德意,法英,露中,普奥)
●OOC有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章
●如果以上皆可请继续




第0章   (本章为第二人称介绍咖啡馆,与正剧并没有很多关联)

  你走在在欧洲的某个城市的一条小街道上,你是来到这个地方度假的,在网上听说这附近有家已经有了些年头的咖啡馆,评价很好,在街道的拐角,你找到了这家咖啡馆。店门口的一些装饰充满了年代感,但又毫不突兀的融入了其他现代的装饰中。咖啡馆的门上镶着雕花的玻璃,门的内侧挂着丝制的门帘,店外的人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店内,可又看不真切。这勾起了你的好奇心,你走到街道的另一边想好好看看这个咖啡馆。

“真是漂亮啊。”一个站在你身旁的老人这样说道。也正如老人所说,真是一家漂亮的店——就是这家咖啡馆给过路的人们的感觉。

从老人的口中得知,这确实是一家很老很老的店了,还在这位老人年轻时就已经在这儿了。只不过当年的店主已经老了,不知道去哪了,咖啡馆的生意曾在老店主离开时冷清过一段时间。不过不久后,这家咖啡馆就像又活过来了一样,就像现在这样。听老人说,现在的店主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是对双胞胎,也是当年老店主的孙子。老人弯了弯站久了的腿,转过头问你“要和我进去看看吗,他们家的咖啡很好喝哦,”老人笑了笑“走吧,那两个孩子很好的。”于是你带着好奇,和老人一起走向咖啡馆。

推开咖啡馆的门,门内挂着的铃铛发出“铃铃”的响声,却不是很清脆,抬头看了看才发现这个铃铛并不是那种很光亮的款式,外围的一圈相较现在的来说也略厚一些,泛着自然的古铜色。环视整个咖啡馆才发现有不少的装饰都是像这个铃铛一样,甚至有的地方特意仿照了上世纪的装潢。在展示架和靠墙桌椅的墙面书柜里放着不少的书籍,种类也很广,甚至还有一些市面上已经找不到的老书。

这时一个浅棕色短发的男生朝你和老人走来,笑眯眯地和老人打招呼“马丁爷爷下午好啊,这位是?”男生疑惑地看着你,你看到他衣服上的牌子上印着费里斯安诺.瓦尔加斯,老人向他解释你是他带来的客人后,男生便领着你们往前台走“这样啊,是马丁爷爷带来的客人吗,哥哥他现在在前台那边哦,我带你们过去吧。”前台那正有一个和这个男生长得很像的另一个人坐在那休息,不同的是他的头发颜色似乎要深一些。“真是的,费里斯安诺你带什么啊,我们的前台很隐蔽吗?”那个男生从凳子上下来,走到我们旁边带点抱怨的语气这样说着。“我只是想带马丁爷爷去找哥哥你嘛,而且马丁爷爷带来了一个新客人啊,”费里的语气似乎有点小小的委屈,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冲着你说“虽然我哥哥有点凶,不过不是坏人哦,哥哥做的咖啡很好……啊!哥哥我错了!好痛啊!”你看着在费里的描述下脸一点一点黑下去的费里的哥哥一把捏住费里的耳朵,把费里拽开了你的眼前“蠢弟弟你在说谁像个坏人啊!还有小声点,就算现在没什么客人你这样也很吵,”费里的哥哥松开费里斯安诺的耳朵看向你说“你好,我叫罗维诺.瓦尔加斯,那家伙叫费里斯安诺,是我弟弟,我们两个是这里的店长,带你来的马丁爷爷是我们这里的老顾客了,你先坐一会吧”坐在前台外侧圆椅上的罗维诺替你拉出了另一个圆椅,你道谢后坐下,看了看稍微有些冷清的咖啡馆和带着老人到处看位置的费里斯安诺,跟罗维诺提出了你的疑问“那个…怎么现在的人这么少?只有一两个客人在。”罗维诺随着你的视线看过去,费里斯安诺正在和老人聊天,他收回视线回答你的问题“因为现在才刚刚到下午啊,不如说现在都还算中午,这里早上和晚上人稍微多些,下午茶的时间人是最多的。”

就在你和罗维诺聊天的时候,费里跑了过来“哥哥,做杯咖啡给马丁爷爷吧,老样子的”罗维诺站起身走进前台,熟练的开始了制作,这时费里补了一句“两杯哦,马丁爷爷说让这位客人也试试。”你稍微有些惊讶,但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罗维诺就回了一句知道了并拿出了第二个杯子。在罗维诺做咖啡的时候费里坐在了你旁边“你已经听过马丁爷爷说的一些关于这个咖啡馆的事了吧,”你点点头“这个咖啡馆是我们的爷爷留给我们的,这款咖啡是爷爷的老配方,虽然现在有了一些变化,但还是爷爷的味道,在别的地方是喝不到的哦”费里开心的跟你说着咖啡的事情“也不是哦,”老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不止是你们爷爷的味道,也有你们的,你们做的很好,比你们爷爷做的还好。”老人把手轻轻抚在费里头上,费里斯安诺不好意思地笑笑,罗维诺把做好的咖啡端到我们面前,咖啡的香气弥漫开来。

老人在一旁坐下,端起杯子闻了一下,小小的抿了一口咖啡,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到这个场景,罗维诺似乎很高兴,微微笑着。你学着老人的样子也抿了一口咖啡,入口的一刻,你切实的感觉到了它与别的店中的咖啡的不同,它要更加的醇香,和其他咖啡同样带有的苦涩中却有着一丝温暖的感觉。“好喝…这个味道真的很棒!”你情不自禁的称赞着,费里开心地笑着“太好了哥哥,有多一个人喜欢你做的咖啡了呢!”不同于对着老人的微笑,或许是不太习惯陌生人的称赞,罗维诺脸红了起来“那…那还用说,我做的咖啡当然好喝!”看着这一幕你忍不住笑出声,这一下把罗维诺激的够呛,脸一下红的像个西红柿“你…你笑什么笑啊!”看到这情形费里赶紧拿来了甜点“好了好了,哥哥,没什么嘛~”罗维诺气鼓鼓地坐到一边去吃甜点了,费里又拿来了两份甜点摆在你和老人面前,他说这几份甜点也是以前的老配方,现在店里卖的甜点的种类很多,还有一些是店员带来的新配方。

吃过了甜点,喝完了咖啡,又聊了一会天后,客人慢慢多了起来,快要到下午茶时间了,你和老人也准备离开,罗维诺这时已经没什么时间离开前台,虽然有店员帮忙,但老配方是老店长手把手教的罗维诺,店员们是做不了的。在前台和罗维诺道别后,费里斯安诺送你们到了店门口,他负责的是甜点制作,比起罗维诺他还是有那么一点时间的。出了店门铃铛声落下,你和老人似乎还有一段顺路,到了某个路口,你和老人道别,回到旅馆的房间,你思考着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并将这个街角的瓦尔加斯咖啡馆,加入了行程当中。

——————————————————————————————

一脸的我也好想喝罗维诺做的咖啡啊_(:зゝ∠)_
我也好想看罗维诺做咖啡的样子啊_(:зゝ∠)_
我也好想吃费里做的甜点啊_(:зゝ∠)_
我。。。。。。





一只摸鱼的A酱

感觉扫描后和扫描前差好多啊……

彩铅是个好东西_(:з」∠)_

大概又是一次不算很成功的复健……
图源软件,但是并不知道这只白鼠是谁画的_(:з」∠)_

我又在拍花了_(:з」∠)_

不同时间的同一颗树上的不同的花……
真好看
(词穷到感觉我的书都白读了)